芙蓉文苑
茶客
发布时间:2024-06-28编辑:湖南政协新闻网
分享

老莫家在九龙坡。九龙坡其实是一座山,9个山头连绵起伏,在邛崃山脉延展出一大片坡地。先前,坡地点豆种麦,收成有限。后来,全都栽上了茶树,连绵几千亩,成为当地一道壮观的风景。


老莫是篾匠,爱喝茶。哪家需要打张晒垫、编个背篼啥的,都要请老莫。几把篾刀,一张帆布围裙,就是老莫的全部家当。老莫编竹编,收费很低廉。他说,不过是耽误点功夫的事,多少给点都成。请他的主人,知道老莫爱喝茶,人一到,便给他泡杯好茶。一把茶叶,往大搪瓷缸子里一倒,现烧的开水“噗”一声倒进去,只见茶叶在开水中翻滚。老莫端过缸子,送到鼻子前,闭上眼睛,使劲一吸,茶香直直扑进老莫的鼻孔。“这茶可炒得有点糊哦。”放下茶缸,老莫甩出一句。“是呢是呢,翻炒杀青不留神,火候大了。”主人忙不迭地陪着笑脸,略显尴尬。“不打紧,能喝呢。”老莫一边说,一边拿起砍刀,只听一声脆响,一根慈竹已对剖成两半。


老莫的茶瘾大,九龙坡没谁能比。老莫第一次喝茶,是跟着爹去葫芦坝一户人家打晒垫。看着爹端起一个搪瓷缸子喝得直咂巴嘴,只有6岁的老莫嚷嚷着要喝。他爹将一个酒盅倒满,在嘴边吹凉,就喂进了老莫的嘴。深褐色的液体一进嘴,一缕特别的滋味满嘴泛起。老莫眉头一皱,喝了。多年以后,老莫给人讲起自己的茶史,都少不了绘声绘色地说起这个情景。“微苦却不涩,有香却不腻。那是真正自家炒制的茶呢。”末了,老莫总会加上这一句。


老莫编得一手好竹器,背篼、撮箕、晒垫、斗仓、米筛,只要请他的主人说得出来,东西就能从房前屋后的竹林中走到主人面前。走的地方多了,老莫喝茶的道道也就多了。在老莫看来,不管是明前茶、谷雨茶还是夏秋茶,自己喜欢就好。南沟头的老李家请了老莫补晒垫,从屋里拿出一个印着龙凤的大黄色礼包,从中取出一个铁罐,拿出一包包闪着亮光的锡箔纸袋。“这是孩子们从市里带回来的,说是啥极品茶,老莫你给品鉴品鉴。”端过泡在玻璃杯中的茶,老莫鼻子往前凑了凑,立马连说了两声“好茶”。说罢,放下杯子,隔着玻璃细细地看。只见一枚枚茶叶直上直下,静静地竖在杯中,汤色青绿。“茶是好茶,只是不经泡。”老莫知道,老李的儿子拿回家的茶叶很有档次。


但老莫有一个特别的习惯,就是只喝一芽两叶的毛峰。每年开春,他都会买上几斤放在冰箱里。到哪做篾活,都随身携带一个茶叶筒,一个大搪瓷缸。上午一大缸,下午一大缸,雷打不动。


要说老莫喝茶有讲究,那真是一点都不冤枉他。老莫说,茶有五色,绿白黑红黄。一种茶有一种茶的脾气,喝茶也得脾气对头。脾气不对头,再好的茶也白搭。再问是咋个讲究法,老莫便不再吱声,埋头做手中的竹活。问急了,便甩出一句“壶烹翠羽,集天地之灵气;水散金汤,融日月之精华”。


有人好奇老莫喝的是啥茶,便端着茶杯找老莫。老莫先是在水龙头下认真地洗了洗手,在空中甩了几甩,这才取出茶筒,拧开盖子,往盖子里倒出一杯的量,再倒进来人的茶杯里。然后拧上盖子,收好茶筒。整个过程,老莫全神贯注,一言不发,透着宗教般的虔诚。


一次,村里花魁来到老莫家,要请老莫去编一张躺椅,说是要孝敬一位老板。花魁一进院,就大声嚷嚷:“工钱不是问题,要的就是面子。”老莫知道,这些年,花魁在外面承包工程赚了不少钱,但村里的公益事业,花魁却是一毛不拔的“铁公鸡”。老莫慢慢腾腾为刚编的背篼收口,并不急着回话。花魁心里虽然火急火燎,但也明白慢工出细活的道理,便取出老莫的茶罐,伸手从中抓过一小撮,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茶杯里。老莫编好背篼,拿过茶罐,拧好盖子,递给花魁,“全给你”。


事后,有人听说这事,十分不解,问老莫:“你咋舍得把一筒茶都送给花魁?”


老莫一板一眼地说:“他那手沾染了铜臭,那罐茶都不干净了,咋喝?!”


文 | 刘乾能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